“幻彩”汉字 “书法”中澳 <BR>——澳大利亚“幻彩书法”原创艺术家冯慧子专访 -敢拼会赢--SENAU 东南网 澳大利亚站 Southeast Net Australia
SENAU INDEX

“幻彩”汉字 “书法”中澳
——澳大利亚“幻彩书法”原创艺术家冯慧子专访

2019-07-03 15:46 汤唯敏 来源:东南网澳大利亚站 责任编辑:兰楚文

冯慧子,启蒙于诗人画家林散之入室弟子汪迎,师从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全能书画家与“兰亭奖终身成就奖”得者沙曼翁,及著名书法家、鉴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蓝玉崧。

上世纪 80 年代,冯慧子移居澳大利亚,1988 年,她获得了国际篆刻大赛奖,之后被授予“亚洲百杰画家”称号,现为中国书画世界行联合会理事、亚洲太平洋区域美术家联合展的副秘书长。2018 年 10 月 20 日,“幻彩书法” 冯慧子原创艺术作品个人书画展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举行 ,此展标志着冯慧子的“幻彩书法”原创艺术正式诞生。

图为冯慧子移居澳大利亚前的相关报道,两边红字是林散之先生手写的对联。受访者供图

不来澳大利亚,就没有“幻彩书法”

记者认识冯慧子女士,是在她“幻彩书法”的个人展上。不停忙碌着摆放作品的她,身穿一件绣灰色风衣,很不显眼,如果不是胸前佩戴的嘉宾花束和主持人的引荐,很难想象她就画展的主角。

但认识了冯慧子后,却很容易对她产生好感。因为她总是面带笑容,举止得体大方,让人可以轻易感受到她平凡外表下的谦卑和温和。她的“幻彩书法”给予了普通汉字绚烂的外衣,让书法以色彩为载体,充分发挥了汉字音、形、意中字形和笔画的魅力。外国人看来,她“幻彩书法”中的汉字,成为了犹如图画般美丽的存在。

在冯慧子看来,书法从古到今,一直在笔和纸张上进行改变,却很难有从墨上面去思考一种创新,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受限于颜料开发的工艺进程。虽然古代就有金墨、朱批等颜色的作品留存,但是一个字中多种色调,或者一幅作品完全用一种调和出来的颜色书写,还是鲜有所闻。

独特的海外生活经历和西方文化带给她的冲击、融合,让她产生了创作“幻彩书法”想法。她说,如果自己33 年前不来澳大利亚,就没有今天的“幻彩书法”。

1986 年 5 月,她初次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壤,一切都那么新鲜。当她在一个幼儿园里,看见孩子们画画时,她突然有所感悟。“那简直不是画画,老师就把一桶桶颜料放在那边,让孩子们随意用手去玩,孩子们整个人脏兮兮的,但特别肆意。”她向记者描述当时场景时说,当时刚出国,保守且胆小的她的思想,第一次在这些孩子身上得到颠覆,“原来,颜料也可以这样玩,随便玩。”这在当时她的概念中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也是从那时起,她终于明白澳大利亚文化中开放、自由和创新的意义是什么。从此,“make it happen!why not!”成了她的人生信条,不仅陪伴她度过海外生活的适应期,更是给了她创作的灵感和源泉,诞生了今天的“幻彩书法”。

2018 年 10 月 20 日,“幻彩书法”冯慧子(左三)原创艺术作品个人书画展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举行。

幻彩,汉字字貌的新兴打开方式

“幻彩书法”,真正理解它就是要理解“幻彩”和“书法”两者在创新与传承、中西方文化等方面的结合与发展。

“幻彩”是创新,毛笔不再和砚台里的墨汁打交道,而是现代的色彩颜料相结合;“书法”是传承,篆隶行草是冯慧子一直钟爱的字体,其笔画饱和丰润,特别适合颜料的书写。在长达 30 多年的读贴、临帖的过程中,冯慧子始终坚持的继承传统,慢慢开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字体,在融合西方文化方面,冯慧子也用汉字的笔画方式来写英文单词和句子,并且保留了中国传统,必须使用宣纸作为载体,在装裱时,也必须使用中国传统技术。

图为冯慧子早起篆刻作品集锦。受访者供图

其实在冯慧子的创作中,始终有着不变的根本和创新的元素,这和她良好的基础功底分不开。来澳大利亚之前,她就已学艺 7 载,且从篆刻入手,原本导师对她的期望是填补近现代史女篆刻家的空白。也得益于学习篆刻,从小开始,她就对汉字的字形和笔画表达就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领悟力。

在很多外国人心里,篆刻就像一幅幅神秘的小版画,而冯慧子则是在不知不觉间,掌握了如何将晦涩难懂的汉字用简单如画的方式让陌生人喜欢并接受。这项才能,在“幻彩书法”的艺术表现形式上,再一次被验证,中国的传统文化——书法,是可以被完全看不懂汉字的西方社会所接纳和欣赏,色彩赋予了流畅笔画及优美线条一个更为绚丽的灵魂。

图为幻彩书法作品《华夏千字文》。受访者供图

图为幻彩书法作品《雅丹天堂》。受访者供图

在冯慧子众多作品中,《华夏千字文》和《雅丹天堂》最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华夏千字文》顾名思义,由上千个字组成。澳大利亚较为流行的是丙烯颜料,因为它溶于水的特性,可以被撰写在宣纸上,所以“幻彩”中的色彩一直是来源于这种颜料。可是一幅千字文,要调好正确的颜色,再从头写到尾,很是困难的,因为往往写到最后,颜料已经干涸了,若再重新调颜色,色彩又有可能和前面不同。所以这样大幅的作品,如何保持前后色调一致,一直是个难点。澳大利亚空气比较干燥,不同季节颜料挥发的时间也不同,没有一定的经验,是很难把控大幅作品的色调统一。

2017 年,冯慧子去了一趟甘肃雅丹,雅丹特殊的地貌形态如此强烈地震撼了冯慧子的心智。那种空旷和荒芜,没有生命迹象,却能感受到无穷的能量的别样体验,给了冯慧子很大冲击。从初到雅丹的目不暇接,到完全融入,思维放空,再到回到澳大利亚后的魂不守舍,都让冯慧子的创作欲望喷涌,她想,我要把这种感受写出来,不止写,还要表达出来。

于是,整个长卷《雅丹天堂》诞生了,全卷长 6到7 米,书写的正是冯慧子自己创作的三首现代诗。她选择了黑金色作为“幻彩书法”作品《雅丹天堂》的表达,不仅因为黑金给人深沉和辉煌的感觉,更因为黑金是土地本身的色调。冯慧子坦言,选择这个颜色之前,她也试过红色、蓝色和黄色,一遍遍书写之后,她发现感觉最对的还是黑金,于是才诞生了这个大气磅礴的作品。所有看见《雅丹天堂》的人,都能体会到那种荒漠苍凉感的呼之欲出,都会忍不住在作品前驻足。

冯慧子接受记者采访。Emma 摄

图为幻彩书法作品《HEAL THE WORLD》。受访者供图

笑对质疑 “幻彩”治愈生命

冯慧子还有一副作品《拯救世界(HEAL THE WORLD)》,是来自迈克尔•杰克逊(MICHEAL JACKSON) 的一首经典歌曲的歌词。作品中,冯慧子使用了各种调和的颜色,她用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大洲,标题舞动的绿色是北极光的写照,代表着希望。整幅作品用了世界地图的设计,与歌词内容相呼应,让人眼前一亮,在西人眼中显得特别具有亲和力。

冯慧子说:“在这个鼓励创新的年代,精神的自由还给了个体,不再有桎梏的枷锁,命运把‘幻彩书法’的开元交到我手上,让我睁开了另一只眼,引导我看向最前沿方向,注视将古老链接到现代以及未来的这种方式。哪怕百年后的若干年被人想起曾经出现过‘幻彩书法’而被发展起来,也是欣慰的。公开办展的目的就是准备接受各类意见,进行更好地创作。”

图为幻彩书法作品《源》。受访者供图
图为幻彩书法作品《孤醒》。受访者供图

的确,如此颠覆旧传统的书法作品,其发展路上总会听到各种声音,冯慧子几乎每到一个公开场合都会听到质疑的声音,但她并不在意。在冯慧子看来,文字本身具有能量场,加之内容及色彩的能量,在一定程度上有治愈的作用,并且有更多可以延伸发挥的余地。

因为生活的压力,冯慧子曾经在艺术圈外游走了多年,当她的四个孩子都逐渐长大,涌动在她血液里的对艺术的追求和书法的眷恋,让她聆听了自己心底的呼唤,勇敢拿起了笔,就这样跌跌撞撞一路走来,不断前进,不怕质疑,不惧失败。

看冯慧子的作品,品味她煞费苦心的调色,既不能让颜色搭配显得土气,更不能不符合整个作品的主题,这本身对于绘画功底不如书法功底的她就是个巨大的挑战。但更重要的是,她总能沉浸于创作过程中,保持简单、真实、安闲的心,在宁静中思考,追求作品的完美,把整个心灵捧出来,任由那么多人观赏、品玩,却也没有弄伤这颗心。这一切使得人们能在冯慧子的作品里,够阅读出一颗纯真的心境和浪漫的情怀。

作品只是记录不同时期的真实,心要完全沉静下来,知道不完美,才会更完整。欣赏“幻彩书法”,欣赏其营造的感官享受和笔墨间无限意象才是最大的魅力,它鲜活、无疆的如交响乐般把人带向任意美好的境界,是思维方式审美观和道德价值观的完美交融。

冯慧子近照。Emma 摄

【后记】

慧子女士的采访进行得非常顺利,虽然她一直说没有好好准备,没谈出太多内容,但是当笔者整理笔记的时候,却发现了那些优美的句子后精彩的灵魂,我深深被这个当代书法家感染了。

慧子女士说她今年的目标是要出一本书。加油,慧子。希望你用你当初来澳大利亚的闯劲,带着使命,继续走在“幻彩书法”的前行道路上,体验这种痴狂与理性的交融。(汤唯敏)


江苏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